相关文章

上海特种电缆集团陷借贷纠纷 法定代表人去向不明

近日,行业信息平台网报道称,特种电线电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债务缠身,公司李立虎去向不明。随即,相关上海特种电缆的各种消息便层出不穷,并持续发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获悉,由于上海特种电缆的子公司上海特种电线电缆(集团)启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于2015年10月9日进入破产清算,上海特种电缆的也逐渐浮出水面。

据记者了解,子公司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债务危机爆发后,担保人之一的上海特种电缆也受到了牵连,上海特种电缆及实控人李立虎名下房产被法院查封。此外,上海特种电缆此前就已陷入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纠纷等诉讼的漩涡中,而李立虎更是被启东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所在的江苏启东法院在回复记者采访函时表示,2016年8月15日,启东法院已依法裁定宣告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破产,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的整体资产已经被南通泉象联合电气有限公司以3830万元成功竞得,近期将召开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就该笔破产财产分配进行讨论。

实地探访:上海特种电缆已迁走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特种电缆成立于2006年11月30日,注册资本58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李立虎。公司旗下有多家子公司,国内销售公司和办事处160多家,协作配套企业30多家,其主要产品包括高低压电力电缆、特种电缆等,销售地遍布全国,同时还出口东南亚、中东、非洲等20多个国家及地区。

上海特种电缆曾与多家大型企业有过合作,在公司官网显示的“典型业绩”一栏中,合作方就包括:鞍山钢铁集团公司、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际展览中心、北京建工集团、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等。其中,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是公司最新一次的合作方,但官网上并没有显示合作签订的时间。

据电缆网的报道,从法院方面信息显示,2015年开始上海特种电缆就卷入多起合同纠纷及金融借款纠纷。上海特种电缆存在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纠纷等诉讼缠身。李立虎长期外出,去向不明。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与上海特种电缆相关的法律诉讼共有8条,这其中就包括:张惠芳与上海特种电缆、李立虎民间借贷纠纷,以及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分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南通分行)与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上海特种电缆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针对上述情况,记者试图联系上海特种电缆,不过电话中的语音提示为空号。记者又前往工商资料显示的公司住所——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张翁庙村四组,但在张翁庙村,记者却并未见到有上海特种电缆字样的工厂或办公场所。

村中一位长者告诉记者,“工厂已经拆了,没有了。”随后,记者联系到张翁庙村一位高姓村支书。据他介绍,公司最初是村里办起来的企业,前任村支书在任的时候,企业出售给了李立虎,时间大致是在2008、2009年,当时企业效益还是很好。2014年,上海特种电缆就已经迁走了,“当时签了动迁协议,后来他们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现在也失去了联系。”

启东法院:尚未发现李立虎下落

记者在“天眼查”上看到,上海特种电缆有三家子公司: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上海巨能电气有限公司和上海矿能电气有限公司。其中,上海巨能电气有限公司的状态显示的是吊销、未注册;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和上海矿能电气有限公司显示的状态则是在业和存续。

据电缆网的报道,2015年初,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已处于停产状态,而在2015年10月9日,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随后进入破产清算。

为了解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的详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启东法院发送了采访函。启东法院在回复函中称,2015年3月起,启东法院陆续受理大量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作为被告的案件,多为买卖合同纠纷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启东法院发现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资不抵债。同年10月9日,启东法院裁定受理了申请人高杰等15人申请对被申请人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进行破产清算一案。2016年8月15日,启东法院依法裁定宣告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破产。

启东法院还称,截至2016年1月22日,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的债权人已申报债权1.18亿元。其中,民生银行南通分行申报债权700余万元。截至目前,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的债权人已申报债权1.4亿元。

记者调查发现,2014年10月16日,民生银行向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出借700万元,贷款利率为年利率6.9%。此后,由于民生银行了解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已发生重大变化,其法定代表人李立虎也已失去联系,故决定宣布该笔贷款提前到期,并向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及其他保证人发出提前到期还款通知书,但借款人、保证人均未按要求还款。

民生银行南通分行回复记者表示:该笔贷款放款之初进行了严格的贷前的审查工作的,该笔贷款是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流程审查后发放的,经查该笔贷款当时是有抵押物的,对于该笔贷款,“目前我们还不能确定其就是不良贷款。”

“不良贷款的认定是有周期性的,该笔贷款是有抵押物的,所以不太担心款不能收回。在该笔贷款发放审核时未发现该公司有着征信不良记录,发放该笔贷款时该公司生产经营等都是出于正常状态的。”民生银行南通分行称,“贷款发放之后该公司出现的经营不善甚至破产的情况是不可预见和不可控的,在目前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这样的情况难免发生,作为银行在贷款审查发放过程中严守程序尽责就行。”

根据启东法院的披露,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破产案件的有了进一步进展。

2016年12月16日,启东法院在司法拍卖平台对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的整体资产进行捆绑公开拍卖,南通泉象联合电气有限公司以3830万元成功竞得,启东法院遂裁定解除对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名下所有财产的查封。近期,启东法院还拟召开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就该笔破产财产分配进行讨论。

值得注意的是,在启东法院案件执行过程中,没有发现法定代表人李立虎的下落。“目前,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及李立虎仍处于被我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状态。”启东法院在回复中表示。

启东高新管委会:公司产品曾出严重质量问题

引人关注的是,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为什么会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启东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原滨海工业园)汇海路10号的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公司门前的已经陈旧的烫金的企业招牌中,母公司“上海特种电线电缆集团”几个大字很是醒目,而子公司“启东有限公司”字体位于母公司名称下面相对很小。

记者看到,与一路之隔对面公司的车来人往,而这家公司大门紧锁,人去楼空,紧闭的大门上早已锈迹斑斑、落满尘土,透过紧锁的大门向厂区望去,厂区里杂草丛生,部分杂草齐腰挡住了远处几处厂房。

现场一位30多岁的男性保安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家公司两三年前还是可以的,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渐渐开始裁员,没几个月后就彻底停产了,后来老板也不见了。”

“我们是保安公司安排过来看管该公司的,来这里也有近一年了,共两人负责。我们来到这的时候,工厂就已经完全停产人去楼空了,要我们来看管,里面的生产设备等早在我们接管之前就变卖了,这家公司至少停产闲置有近两年了。”上述保安称。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保安人员称,“但是春节前,我们这里开发区的领导和一家公司的负责人来这厂区前停留了片刻,仔细看了看,走时开发区的领导和我们交待称有家南通的大公司接手了这里。”

记者立即走访了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所在地的启东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上海特种电缆之所以在启东市成立子公司,主要源于启东市的地理位置的优势,“启东紧邻上海市,车程仅一小时内,上海的用工成本和用地指标都紧张,所以上海特种电缆就把紧邻上海的启东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作为其公司的生产基地。”

记者从上述负责人处了解到,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的销售及对外事宜都还在上海,上海特种电缆启东公司于2008年10月29日注册成立,占地180多亩,注册后开始办理项目建设等相关前期工作,前三年基本处于这个状态。

之后的2012年初,公司开始驶上正轨,招聘员工进入生产期,之后的近三年左右的时间公司的生产经营状况还都是很正常的。“我们知道的后期该公司的情况大概是出现了一批货产品质量存严重问题,被国家有关部门通报了,公司货款没有办法收回还因此受到了较高的处罚,这个事件给市场不景气本已在走下滑线的企业雪上加霜,企业一下子陷入了困境。”上述管委会负责人称。

据该管委会负责人介绍,“企业负责人在外的发展投资和借款等也因此很艰难,最后据称企业负责人迫不得已为了救企业拆东墙补西墙,甚至借了民间的高息贷款。但是该公司出现经营异常情况纯属企业自主行为,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企业自主经营,政府扮演服务者的角色。”